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象玄易馆

欢迎您的到来,福生无量天尊!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专业提供算命服务, 六爻八卦,八字命理,紫微斗数,起名 QQ:346775252 手机:13803564388

网易考拉推荐

道教近代人物之——吴诚真大师  

2010-03-17 07:09:42|  分类: 道教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道教首位女方丈一个月工资370元

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09年12月31日10:43  中国新闻周刊

道教近代人物之——吴诚真大师 - 三象 - 三象简轩

  11月15日,武汉长春观住持吴诚真大师正式升座为方丈,成为中国道教历史上首位女方丈。图为宣读奏章文疏。 中新社发 艾启平 摄

  女方丈的世俗考验

  出身于宗教气氛浓重的家族,吴诚真不到20岁时已确立信仰,潜心于道教。“我要在天上,哪怕扫厕所我也愿意去天上。”她很快成为非常年轻的道长,继而又升座中国道教 史首位女方丈。

  她认为世俗社会无法回避,一个道士所能做的,是熟悉政治与世俗,并为信仰保留独立的空间

  本刊记者/张蕾  摄影/本刊记者 甄宏戈

  2009年12月11日上午,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楼某间教室里,正在上着一门“宗教与现代性”的课。

  这是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组织、全国各大宗教团体代表参加的哲学研修班。按教授宣方的说法,这个研修班希望能为未来中国培养出几个宗教领袖。

  学生共有53人:49男,4女。一个月前刚升座中国道教史上首位女方丈的吴诚真也在其中。

  课程后半段,讲台上的教授宣方,言辞显得有点激动。

  “今天在这个教室的人,绝大部分人都是匆匆过客,过了以后就如秋风扫落叶,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。但比如像吴道长,风云际会,她就是第一个。不管怎么样,她都会留下一笔。但是这个第一个只是很外在的东西,(如果)以后写道教史,你全部的荣誉就是这个‘第一个’而已,那就对不起这一笔。你应该让自己展开成一小段,最好是一节,更好是变成一章,甚至变成别人用一本书去研究的对象……”

  被意外点名,作为例子的吴诚真只好笑笑。

  “我是用无声去(回应)很多事情,不去辩是和非。”吴诚真说。

  2009年11月15日,农历九月廿九日(己丑年乙亥月甲子日),黄历言:该日宜祭祀、祈福、开光、赴任等等。吴诚真说,这是诸神下界的日子。这一天,她升座武汉长春观方丈。

  比起“风云际会”,吴诚真更愿意用“因缘际会”来解释这次史无前例的升座。

  “修身不为名传世,作事唯思利及人。我什么都没有想,方丈也不是我想的,是你走到了(那一步)自然有人给你做……”吴诚真说她不会按宣方所言在意历史地位和名声,“这不符合我们的修行。”

  按照世俗容易理解的说法,道人的目标是修成神仙,吴诚真也不例外。作为某种程度上对道人信仰的褒奖和肯定,升座方丈或多或少昭示着吴诚真在修行的路上更接近目标。然而,世俗始终没有停止对她信仰的考验。

  “这就是我信仰的开始”

  吴诚真生于湖北武汉,旧时家族显赫,后因世道变迁而衰,但始终存有书香门第之气。从小吴诚真便爱读书,熟读西游、水浒、三国,喜欢花木兰、苏武、关公,却避读《西厢记》。

  家里的宗教氛围也很好:祖父母信奉老庄;外婆、外公佛道双修;父亲尊崇儒家,母亲虽没有文化,但却善良仁慈,接受基督的福音。看得《玉露金磐》《七真传》《观音济度》的吴诚真对道教文化逐渐认同。

  “孙不二,观音菩萨,何仙姑,麻仙姑,都是女的,都能修成仙,我怎么就不能效仿呢?信仰就让我决定去走这个路。”下定决心时吴诚真还不到20岁。“我要在天上,哪怕扫厕所我也愿意去天上。”

  作为家中的老幺,吴诚真的选择并没有得到家人认可。

  中学毕业后的吴诚真,到村上当了个会计。1978年恢复高考,哥哥让她去参加,她说上大学分工作不是自己想要的;父亲拿着扫把撵她去相亲成家,她顽抗到底,老人准备好嫁妆也是徒劳。

  “他们内心里可能赞成,因为他们也都有信仰,但他们表面上还是给我磨难。”

  1982年,第三次人口普查在全国开展,吴诚真被抽调去做普查员,需要骑着自行车到很远的地方。休息时,普查员们在一起吃饭,一大桌子荤菜,她就吃自己的腌菜,回家以后体重掉了8斤。面对父母的心疼甚至埋怨,吴诚真坚持:“这就是我信仰的开始,以后我的路很长,生活上的事就把我难倒了(怎么行)。人的意志不能不坚强。”

  1984年,吴诚真得偿所愿,在武汉长春观出家,以前从未干过家务活的她开始了独立生活。

  刚入观的日子,她头发都不会洗,盘头也总是歪的,母亲一见就笑她“歪头道人”。一些老修行脾气古怪,经常出言不逊难为人,与她同期入观的道友几乎都转去了其他小庙,她一直忍耐留了下来;观里的年轻人少,厨房、会计、出纳、接待、卫生的工作她都做过。

  “这些你都要接受。”她这么说着,不过这杂役一般的生活也让其困惑。

  于是她去问师父:有没有神仙?

  师父说,有啊。

  “那你看到没有?”吴诚真问。

  师父说:“你修行还没有到这个程度怎么就能说没有神仙呢?”

  拜师两三年后,长春观来了一个唱经道人,说神仙托梦于他,要教吴诚真打坐。此后吴诚真一步一步地修,她觉得“神仙是有的”。

  “她才来几天呢”

  1985年,中国道教协会(下简称“中道协”)的余姓老师在各地宫观考察,目的就是发现和培养人才,尤其是坤道。在长春观的水池边,一个浣衣的小道姑引起了她的注意。余让小道姑背一段《道德经》,小道姑背得一字不差。余又担心她不理解,进一步问来,发现小道姑念过高中,家境良好,这让余眼前一亮。

  这个小道姑正是吴诚真。

  当时很多入道的女孩子来自农村,对道的信仰还停留在烧香拜佛的浅层意义上;出家的原因也多是现实的考虑,如生活艰难、父母逼婚或者悲观厌世者,将庙观当成避难所等等。

  吴诚真的文化素质和对信仰的明确与执著,让她与余老师“相见恨晚”,于是,她从这次人才考察中脱颖而出。当年,吴诚真即被推选为武汉市道教协会第四届代表会代表;次年9月,中道协来电,点名通知吴诚真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出席全国道协第四届代表大会。虽然众人质疑“她才来几天呢”,但吴诚真的脚步还是不可逆转地迈进道教界的管理阶层。

  1988年,新中国第一届坤道学习班举办,吴诚真不仅是学员,还被委命为辅导员,配合老师管理班级。学习班让她自感知识面狭窄,对自己的要求又多了一项:关心国家大事,广学博闻。

  2001年,吴诚真就读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班,“不为文凭,就是为了学知识。”那时的她已是长春观的住持,也做过区人大代表了。

  2007年,吴诚真当选湖北省第三届道教协会会长。

  今年三四月份,组织上找她谈话、要她升座方丈的时候,她第一个反应是拒绝。拒绝的理由是“综合素质不够”“德也不高”“才也不深”。

  对于外界的尊崇,吴诚真多有保留。1995年,她被中道协第二次传戒活动聘为提科大师(此举也冲破了传统,此前并无坤道大师的先例)。一些年长的道长路上遇见,总向她作揖打躬,有的还磕头称大师,此举令她过意不去,见了就很想躲起来。

  “协会、地方政府、宫观、信徒啊,他们有这种(要我升座方丈的)呼声。他们为了弘道,为了道教的教制建设和文化建设……当然要这么做就要有一个载体。”

  最终,吴诚真“顺其自然”,选定九月廿九黄道吉日升座方丈。

  不管是为人、为道,还是作为宫观的管理者,吴诚真都信奉无为而治,好清修。

  “当个方丈就愉快?那不是。”

  升座之后,某报记者采访时曾对吴诚真说:那天你肯定好高兴好激动。

  吴诚真说:“那有什么激动,平平淡淡,我心里不存在什么高兴不高兴的。”

  这段时间,不同地区不同类别的媒体都找上门来,接受采访成了吴诚真一项重要的生活内容。采访占用打坐的时间,耽误了信徒的求教,甚至时间安排紧凑到连上厕所都很赶。

  “我不是生来就是神仙,生来就是(不喜不忧)这种境界。”虽然以“不喜不忧”为自我要求,某种意义上,吴道长也有高兴和不高兴的事。

  她的一个弟子是“年入过亿”的成功企业家,1996年拜吴诚真为师,但始终没有放下尘世的价值取向。有一次吴诚真到上海参加活动,弟子要接她到很远的地方去吃饭,吴诚真说:“这么远为一餐饭,何必那么麻烦?”

  这位弟子拜师十年,并没有在修行上有大的精进。直到有一次车子出事,车毁人伤,才赶快来找师父。“人啊,不到悬崖就不勒马。”吴诚真感慨。

  弟子悟到了人生还需要信仰和精神寄托,这让吴诚真很高兴:“石头真正开悟了。”

  在武汉来北京的飞机上,吴诚真被人认出,做了一番交谈,后来这些飞机上认下的信徒还专门去人民大学看望吴诚真。

  “像这样的,度了一些人,我觉得还是很愉快的。至于说个人当个会长就愉快了,当个方丈就愉快?那不是,平平淡淡,不喜不忧。”对于个人问题,吴诚真刻意地退避三舍。

  “你要有感召力”

  度人虽是责任,但找的人多了,也为难。“我们有时候开玩笑:自己有难还不知道找谁。”吴诚真说。

  传说吴诚真道长的信徒过万。吴诚真很好地利用了自己在社会上的特殊资源和身份,这让她扶危济困的能力惊人。

  为办平民学校,有人大代表提出提案,要征几亩地,折腾了三四回也没见成效。吴诚真当上人大代表后,“去区长这里坐一下,去书记这里坐一下”,领导就主动打电话帮着解决了。

  长春观距离黄鹤楼很近。在吴诚真接手之前,长春观只有30亩地,而今已扩为75亩,“按世俗的话讲,我们那块地方是寸土寸金”。有了政府的推力,当地居民的搬迁颇为顺利,长春观的建设逐年推进。

  “长春观过去,……那些老人家思想比较保守,都是小庙的(思想),社会面太窄了,制约了这块的发展。”历史上长春观有一次传戒半途而废,就是因为当时政府没有同意。这让吴诚真很重视跟政府的关系。

  “我这个人连他们(武汉市领导)的电话都不记得,不请客,不打电话拜年,不发信息。我跟他们没有世俗上的礼尚往来,他们还这么支持我,(是因为)他们看到我是一个诚实的人,一个真正修行的人,一个实实在在做事的人。”修路、救灾、办学,凡是能造福社会的事情,吴诚真和长春观都有功德。

  “你有为,在社会才有地位……你要有感召力,政府才能重视你,你说的话才有一定的分量。”借着社会影响力,吴诚真主持湖北道教协会,于2008年创办了《大道》杂志,她把这个看作宣传的阵地。

  《大道》杂志第二期中,针对《道士塔》的内容,向社会著名学者余秋雨叫板,声援王圆道士。吴诚真说,此举赢得了学界和道教界的叫好声。

  对于长春观的道士,吴诚真还有一件功德。1997年,宫观为道人们买了商业人寿保险,2006年,又为道人们买了社保,“这些做法都是最早的。(目的是)让他们更安心在这里修行。”

  长春观近些年来也采取了一些增加收入的做法。比如开办守财馆、医道馆、茶馆、问道馆,“对于问道、讲道,我们这两年都是免费,以后就逐步收费了。”

  吴诚真一个月的工资连医药费在内是370元。好在自己并不怎么花钱,如果路上遇人乞讨,会给出一些。

  她有一个徒弟是某大学教授。一次闲聊,吴诚真很无心地提到一句:你一个月工资有几千吧?徒弟直皱眉,说:师父,你不了解社会,我们一个月有几万呢。

  不了解世俗社会的吴诚真说,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,这些世俗身份有时会跟修行产生冲突。

  她觉得冲突的化解在于心态。“不管哪个宗教,还不是要跟世俗的打交道,最终你不去迷恋它也不去怨恨它,用平常心态去对待他……一年就开那几次会,仅此而已,但是要没有道教佛教(参政议政)这一块,你发言写提案也没有地方。”

  面对各种世俗考验,吴诚真觉得,需要坚持的是道教的核心信仰。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8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